吐衄下血瘀血 十四章

中药录 《金匮悬解》 2018-06-07 01:18:37

吐衄下血一

寸口脉弦而大,弦则为减,大则为芤,减则为寒,芤则为虚,寒虚相抟,此名曰革,妇人则半产漏下,男子则亡血。

此段见虚劳中。亡血之病,无不由于虚寒,虚寒之原,无不由于中气之败。其亡于吐衄,非无上热,上热者,火烈金燔而不降,其中下则虚寒也。其亡于便溺,非无下热,下热者,水冷木郁而不升,其中上则虚寒也。

中气者,升降水火之枢轴,枢轴不转,则火浮而水沉,此亡血之原也。中气虚寒,阳明不降而辛金逆,郁为上热而沸涌,太阴不升而乙木陷,郁为下热而注泄。外证以弦大之脉,毫不露虚寒之形,此所以后世方书专事清凉,千手雷同,万不一生也。不知弦则为减,减则为寒,大则为芤,芤则为虚,于弦大之中而得虚寒之义,则金逆于上而寸大者,上热而非下热也,木陷于下而尺弦者,下热而非上热也。

吐衄下血二

病人面无色,无寒热,脉沉弦者,衄,烦咳者,必吐血,浮弱,手按之绝者,下血。

肝藏血而主色,面无色者,血郁欲脱,而不外华也。无寒热者,病系内伤,无外感表证也。肾脉沉,肝脉弦,脉沉而弦者,水寒不能生木,木郁于水而不升也。肾肝之阴,沉实于下,不能上吸阳气,金逆而不降,故血外溢而上衄。加以烦躁咳嗽,肺胃冲逆,必吐血也。心肺之脉俱浮,浮弱而手按之绝者,金火双败,不能归根,阳气升泄而不降也。心肺之阳,浮虚于上,不能下呼阴气,木陷而不升,故血内溢而下泄。

血之在下,则藏于木,血之在上,则敛于金,而总统于土,《灵枢》:中焦受气取汁,变化而赤,是谓血。其亡于吐衄者,阳明之不降也,脱于便溺者,太阴之不升也。太阴、阳明之不治,中气之败也。

衄血三

师曰:尺脉浮,目睛晕黄,衄未止。晕黄去,目睛慧了,知衄今止。

金性收敛,木性疏泄,衄血之病,木善泄而金不敛也。其原总由于土湿,土湿而阳明不降,则辛金上逆而失其收敛,太阴不升,则乙木下陷而行其疏泄。木生于水,尺脉浮者,木陷于水,郁动而欲升也。肝窍于目,目睛晕黄者,土湿而木郁也。肝主五色,入脾为黄,《难经》语。木郁而克土,黄为土色,土败故色随木现。晕者,日外云气,围绕如环。白睛,肺气所结,手太阴从湿土化气,湿气上淫,溢于辛金之位,故白睛黄气,如日外之环晕,遮蔽阳光,黯淡不清。湿气堙郁,肺金失其降敛之性,是以病衄。晕黄既去,云雾消而天光现,故目睛慧了。此其湿邪已退,木达风清,金敛政肃,是以衄止也。

衄血四

又曰:从春至夏衄者,太阳。从秋至冬衄者,阳明。

衄者,阳经之病,《灵枢·百病始生》:卒然多食饮,则肠满,起居不节,用力过度,则络脉伤,阳络伤则血外溢,血外溢则衄血,阴络伤则血内溢,血内溢则后血。阳络者,阳经之络,即太阳、阳明之络也。少阳半表半里,阴阳相平,故无衄证。伤寒衄证,独在阳明、太阳二经。《素问·阴阳离合论》:太阳为开,阳明为阖,开主表中之表,故春夏之衄,属之太阳,阖主表中之里,故秋冬之衄,属之阳明。

衄血五

衄家,不可发汗,汗出必额上陷,脉紧急,直视不能眴,不得眠。

此段在《伤寒·不可汗》中,汗下忌宜篇。衄家营血上流,阳气升泄,汗之阳亡,必额上塌陷,经脉紧急,目睛直视,不能眴转,不得眠睡。

血,所以灌经脉而滋筋膜,《素问·五脏生成论》:诸脉者,皆属于目,肝受血而能视,血随汗亡,筋脉枯燥,故脉紧直视,不能运转。阳气潜藏则善寐,阳根泄露而不藏,故不得眠。

精血,阴也,而内含阳气,失精亡血之病,人知精血之失亡,而不知其所以泄者,阴中之阳气也。是以失精亡血之家,脾肾寒湿,饮食不化者,阴中之阳气败也。

气,所以熏肤而充身,额上塌陷者,阳分之气脱也。

吐衄六

亡血家,不可发其表,汗出即寒栗而振。

此段见《伤寒,不可汗》中。汗酿于血而酝于气,亡血家血亡气泄,汗之再泄其气,阳亡火败,故寒栗而振摇,《经》所谓夺血者勿汗也。

气,阳也,而其凉肃而降敛者,精血滋生之本也。血,阴也,而其温暖而升发者,神气化育之原也。故气降则水生,血升则火化。水盛则寒,而寒胎于肺气之凉,火旺则热,而热胎于肝血之温,亡血之家,名为亡阴而实则亡阳,以亡其血中之温气也。再发其表,血愈泄而阳愈亡,是以寒栗而振也。

吐血七

夫吐血,咳逆上气,其脉数而有热,不得卧者,死。

吐血,咳逆上气,肺金之逆也。其脉数而身热,躁烦而不卧,则土败阳亡,拔根而外泄,无复归宿之望,是以死也。

吐血之死,死于中气困败,阳泄而根断也。后世庸工,以为阴虚火旺,而用清润,其书连屋而充栋,其人比肩而接踵,遂使千古失血之家,尽死其手,此是几许痛苦(《隋书》语),不可说也。

吐血八

夫酒客咳者,必致吐血,此因极饮过度所致也。

酒之为性,善生上热而动下湿,酒客咳者,湿盛胃逆,而肺气不降也。咳而不已,收令失政,必致吐血。此因极饮过度,湿滋土败,肺胃冲逆所致也。

人知酒为湿热之媒,不知酒后烦渴,饮冷食凉,久而脾阳伤败,必病湿寒。庸工以为积热伤阴,最误天下也。

瘀血九

病人胸满,唇痿,舌青,口燥,但欲漱水,不欲咽,无寒热,脉微大来迟,腹不满,其人言我满,为有瘀血。

胸满者,胃逆而浊阴不降也。脾窍于口,其华在唇(《素问》语)。唇痿者,脾陷而下唇不举也。心窍于舌,青为肝色,舌青者,木枯而火败也。口燥者,肺津不升也。但欲漱水,不欲咽者,口燥而腹湿也。无寒热者,非表证也。脉微大而来迟者,里阳不居而表阳亦复不盛也。腹不满,其人言我满者,阴凝而气滞也。此为内有瘀血。

盖血以阴质而含阳气,温则流行,寒则凝结。血之瘀而不行者,脏阴盛而腑阳衰,阳衰阴盛,湿旺土郁,故胃逆而胸满,脾陷而唇痿。肝主五色而司营血,血行于脉而脉主于心,血瘀而木郁于脉,故色见而青发于舌。厥阴以风木之气,血瘀则木遏而风动,风动而耗肺津,是以口燥而漱水。阴旺土湿,是以漱水而不咽。脏腑堙郁,中气莫运,按之虚空,而自觉壅塞,是不满而言满也。

瘀血十

病者如有热状,烦满,口干燥而渴,其脉反无热,此为阴伏,是瘀血也,当下之。

如有热状者,无热而似热也。烦满者,丁火不降则心烦,辛金不降则胸满也。口干燥渴,即上章之口燥而欲漱水也。其脉反无热者,内原无火,故脉不洪数也。此为阴气伏留,营血瘀涩,阻格阳气,逆而不降,故见以上诸证。是瘀血也,法当下之。下瘀血汤,见妇人“产后”。

血之吐、衄、溲、便,必因先瘀而不行。血已郁矣,而不亡于吐衄,则血瘀于上,不亡于溲便,则血瘀于下。瘀而不去,较之外亡者更重,不得不下也。

凡惊悸、吐衄、瘀血,往往相兼而见。虚劳之家,必有惊悸、吐衄之条。惊悸皆同,而吐衄或不尽然,不知吐衄不见,则瘀血内凝矣。始若抱卵,终如怀子,环脐结硬,岁月增添,此病一成,未有长生者也。男子犹少,妇人最多。初瘀失下,后治颇难也。

吐衄十一

心气不足,吐血,衄血,大黄黄连泻心汤主之。

肺金不降,相火失敛,郁生上热,而病吐衄。热伤心气,故心气不足。大黄黄连泻心汤,泻心火以救心气,火泻而气复,则泻亦成补。亡血皆虚寒病,此用三黄者,经所谓急则治其标也。

◎大黄黄连泻心汤四十一

《伤寒》大黄黄连泻心汤,无黄芩。

大黄黄连泻心汤

大黄二两 黄连一两 黄芩一两

上三味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,顿服之。亦主霍乱。

吐血十二

吐血不止者,柏叶汤主之。

吐血不止者,中寒胃逆,而肺金失敛也。柏叶汤,干姜温中而降逆,柏、艾、马通,敛肺而止血也。

◎柏叶汤四十二

柏叶汤

柏叶三两 干姜三两 艾三把

上三味,以水五升,取马通汁一升,合煮取一升,分温再服。

马通即马屎也。

下血十三

下血,先血后便,此近血也,赤小豆当归散主之。方在“狐惑”。

下血,先血而后便者,此近血,在大便之下者也。脾土湿陷,肝气抑遏,木郁风动,疏泄失藏,则便近血。赤小豆当归散,小豆利水而燥湿土,当归养血而润风木也。

下血十四

下血,先便后血,此远血也,黄土汤主之。

下血,先便而后血者,此远血,在大便之上者也。便血之证,总缘土湿木遏,风动而疏泄也。其木气沉陷而风泄于魄门,则便近血,其水气郁冲而风泄于肠胃,则便远血。黄土汤,黄土、术、甘,补中燥湿而止血,胶、地、黄芩,滋木清风而泻热,附子暖水土以荣肝木也。

下血之家,风木郁遏,未尝不生燥热,仲景所以用胶、地、黄芩。而风木郁遏,而生燥热,全由水土之湿寒,仲景所以用术、甘、附子。盖水土温暖,乙木荣畅,万无风动血亡之理。风淫不作,何至以和煦之气,改而为燥热哉!燥热者,水寒土湿,生气不遂,乙木郁怒而风动也。

后世医书,以为肠风,专用凉血驱风之药。其命名立法,荒陋不通,至于脾肾湿寒之故,则丝毫不知,而一味凉泻。何其不安于下愚,而敢于妄作耶!

◎黄土汤四十三

黄土汤

灶中黄土半斤 甘草三两 白术三两 附子三两,炮 阿胶三两 地黄三两 黄芩三两

上七味,以水八升,煮取三升,分温三服。亦主吐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