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疸 二十三章

中药录 《金匮悬解》 2018-06-14 06:42:51

黄疸者,水旺土湿,外感风邪,湿郁为热,传于膀胱者也。水土合邪,法当利水而燥土,但高低不同,表里攸判。其表在经络,发其汗孔,里在膀胱,利其小便,高在上脘,吐其败浊,低在下脘,下其陈菀。四路清泄,黄疸无余矣。第黄生于土湿,湿原于阳虚,其小便清白,腹满欲利者,是湿寒之黄也。湿热者,黄疸之标证,湿寒者,黄疸之本色也。

湿寒之黄,仲景未尝立法,然痉湿暍中桂、附、术、甘诸方,具在推而扩之,附子、真武、茯苓四逆,亦何非湿寒之法也。读者变通而化裁之,法不可胜用矣。慎勿株守栀子大黄一法,以概寒热无定之黄疸也。

黄疸一

寸口脉浮而缓,浮则为风,缓则为痹,痹非中风,四肢苦烦,脾色必黄,瘀热以行。

寸口以候三阴,寸口脉浮而缓,浮则为表中于风,缓则为肌肤之痹,是为风痹,非中风也。风痹于表,则四肢苦烦,脾色必黄,瘀热以行。盖脾为湿土,其色为黄,脾气内遏,不得四达,故湿瘀为热,黄色外发。四肢秉气于脾,脾病不得行气于四肢,故四肢烦生。

《素问·平人气象论》:溺黄赤,安卧者,黄疸。目黄者,曰黄疸,《灵枢·论疾诊尺》:身痛而色微黄,齿垢黄,爪甲上黄,黄疸也。黄疸者,土湿而木郁,木主五色,入土则化黄。溺者,肝木之疏泄,目者,肝木之开窍,爪甲者,筋之余,肝木之主司,安卧者,脾之倦,肝木之伤克,风木不郁,不成黄疸也。

黄疸二

趺阳脉紧而数,数则为热,热则消谷,紧则为寒,食即为满。尺脉浮为伤肾,趺阳脉紧为伤脾,风寒相抟,食谷即眩,谷气不消,胃中苦浊,浊气下流,小便不通,阴被其寒,热流膀胱,身体尽黄,名曰谷疸。

趺阳脉以候三阳,趺阳脉紧而数,数则为热,内热则消谷,紧则为寒,内寒则不能消谷,食即为满。尺脉之浮,为风伤于肾,上章:寸口脉浮而缓,浮则为风。寸口,关上、尺中三部俱浮,其尺中之浮,乃风伤于肾。趺阳脉紧,为寒伤于脾,紧为肾脉,风邪外束,郁其肾家之寒,寒水侮土,则脾气受伤,脾伤于寒,故趺阳脉紧也。外风与内寒相抟,脾伤不能磨化,故食谷则头晕而目眩。水谷不化,中气胀满,甲木不降,是以目眩。谷气陈宿不消,胃中败浊,化生瘀热,趺阳脉紧而数,数则为热,热在胃也,紧则为寒,寒在脾也。浊气下流,出于溲溺,则瘀热泄矣。而水道阻梗,小便不通,又无外泄之路,其太阴少阴,俱被寒伤,瘀热不能内入于脏,因而外入于腑,流于膀胱,膀胱之瘀热,蒸于周身,身体尽黄,名曰谷疸。胃热入于膀胱,水土合邪,湿热瘀蒸,则病黄疸。谷疸者,胃热脾寒,谷气不消之所致也。

黄疸三

阳明病,脉迟者,食难用饱,饱则发烦头眩,小便必难,此欲作谷疸。虽下之,腹满如故,所以然者,脉迟故也。

此段见《伤寒·阳明》。阳明燥土,太阴湿土,阳旺土燥则脉数,阴旺土湿则脉迟,阳明病脉迟者,太阴盛而阳明虚也。阳衰湿旺,饮食不甘,故难以致饱,饱则脾不能化,中焦郁满,故心烦而头眩。土湿则木郁,不能疏泄,小便必难,湿无泄路,而谷气陈宿,此欲作谷疸。虽下之,而腹满如故,所以然者,以其脉迟而阴盛故也。

黄疸四

心中懊憹而热,不能食,时欲吐,名曰酒疸。

心中懊憹烦热,不能下食,时欲呕吐,名曰酒疸。酒之为性,最动下湿而生上热,醉醒之后,往往烦渴饮冷,伤其脾阳。久而脾阳颓败,下湿愈滋,上热弥盛,遂生懊憹烦热,呕吐不食之证,将来必病酒疸。医知其上焦之湿热而昧其下焦之湿寒,凉泄不已,热未去而寒愈增,土崩阳绝,则人亡矣。

酒家之病,成于饮食之生冷,酒家之命,殒于药饵之寒凉。此千古之冤枉,而人无知者,良可哀也!

黄疸五

夫病酒黄疸,必小便不利,其候心中热,足下热,是其证也。

酒疸阳败土湿,金郁于上,不能化津,木遏于下,不能泄水,必小便不利。胃逆而君火不降,则心中热。脾陷而风木不升,则足下热。木中孕火,其气本温,木陷于水,温郁为热,肝脉起于足大指,肾脉起于足心,故足下热也。缘其中气颓败,不能升降阴阳故也。

黄疸六

酒疸,心中热,欲吐者,吐之愈。

酒疸,心中烦热,欲作呕吐者,吐之则愈。缘其湿热郁蒸,化生败浊,浊气熏心,故欲作吐。吐其腐败,则恶心呕哕止矣。

黄疸七

酒黄疸者,或无热,靖言了了,腹满欲吐,鼻燥,其脉浮者,先吐之,沉弦者,先下之。

酒疸,或心中无热,靖言了了,烦乱不生,而腹满欲吐,此缘土湿而胃逆也。肺金莫降,津液不生,是以鼻燥,肺窍于鼻也。其脉浮者,浊瘀在心肺之部,当先吐之。脉沉弦者,浊瘀在肝肾之部,当先下之。以腐败郁阻,心肺不降,是以脉浮,心肺之脉浮。肾肝不升,故脉沉弦,肾脉沉,肝脉弦。吐下之后,腐物涌泄,则心肺下降而肾肝上升矣。

黄疸八

酒疸下之,久久为黑疸,目青面黑,心中如蒜齑状,大便正黑,皮肤爪之不仁,其脉浮弱,虽黑微黄,故知之。

酒疸下之,败其脾阳,久而寒水侮土,变为黑疸。木主五色,入土为黄,入水为黑,自入为青。肝木藏血,而华皮肤,水土温燥,乙木荣达,则五气调和,色不偏见,其一色偏呈者,一藏堙郁,而木气不达也。下后土败阳亏,水邪上凌,木郁湿土之中,则见黄色,木郁寒水之内,则见黑色,木气自郁,则见青色。肝窍于目,目青者,肝气抑郁,自现其色于本经之窍也。阳明行身之前,自面下项,面黑者,寒水风木之邪,上乘戊土之位也。谷入于胃而消于脾,从土化气,故大便色黄,正黑者,水侮木贼而土败也。土生于火,木贼而土负,水胜则火熄,心中火位,而如啖蒜齑,寒水灭火,金气无制,故辛味见于心家,金味辛也。木郁血凝,不能滋荣皮肤,故皮肤枯槁,爪之不仁。阳虚而不根于下,故脉浮弱。其色虽黑,而黑中微见黄色,故知是黄疸所变化也。

黄疸九

额上黑,微汗出,手足中热,薄暮即发,膀胱急,小便自利,名曰女劳疸。腹如水状,不治。

足太阳之经,起于睛明(在目内眦),上额交颠,而后行于背,太阳寒水之气逆而不降,则额见黑色。湿气蒸泄,则微汗出。手厥阴之经,行手心而上中指,脉动于劳宫(在手心中),足少阴之经,起小指而走足心,脉出于涌泉(在足心中),手中热者,少阳相火之陷也,少阳与厥阴为表里,故热在手心,足中热者,厥阴风木之陷也,乙木生于癸水,木陷于水,湿气下郁,故热在足心。日暮阳衰,寒湿下动,木火郁陷,是以病发。木陷于水,遏抑鼓荡,不得上达,故膀胱迫急。风木疏泄,火败水寒,蛰藏失政,故小便自利,此名曰女劳疸。女劳之家,纵欲伤精,泄其肾肝温气,水寒木枯,脾败湿作,则病黑疸。久而腹如水状,鼓胀不消,则水木为贼,而中气崩溃,不可治也。

黄疸十

师曰:病黄疸,发热烦喘,胸满口燥者,以病发时,火劫其汗,两热所得。然黄家所得,从湿得之。一身尽发热而黄,肚热,热在里,当下之。

病黄疸,发热烦喘,胸满口燥,何遽至此?此以疸病发时,原有内热,复以火劫其汗,两热相合,表里燔蒸,肺金受伤,故致于此。然黄家所以得病,从湿得之,非从热得,湿郁则为热耳。若一身尽发热而黄,肚皮又热,此湿热在里,当下之也。《灵枢·师传》:胃中热,则消谷,脐以上皮热,肠中热,则出黄如糜,脐以下皮热,即此肚热,热在里之义也。

黄疸十一

脉沉,渴欲饮水,小便不利者,皆发黄。

脉沉者,水盛而木陷也。木郁不能疏泄,则小便不利。风燥津亡,则渴欲饮水。湿热在中,而下无泄路,凡有此证,无不发黄。

黄疸十二

腹满,舌痿黄,躁不得睡,属黄家。

土郁不运,则病腹满。《素问·痿论》:治痿独取阳明,舌痿黄者,土湿胀满,阳明上逆,君火不得下降,郁于戊土之中,火土合邪,湿热熏蒸,故舌痿而发黄,黄为土色而舌为心窍也。火不根水,故躁不得睡。此属黄家。

黄疸十三

黄疸之病,当以十八日为期,治之十日以上瘥,反剧者,为难治。

《素问·太阴阳明论》:脾者,土也,治中央,当以四时长四脏,各十八日寄治,不得独主于时也。黄疸,太阴湿土之病,故以十八日为期。土气未败,治之十日以上当瘥。反剧,则土败不应常期,故为难治。

黄疸十四

疸而渴者,其疸难治,疸而不渴者,其疸可治。发于阴部,其人必呕,阳部,其人振寒而发热也。

疸而渴者,湿蒸为热,湿为阳虚,热为火盛,泄火则损其阳,补阳则益其火,故为难治。疸而不渴者,湿多热少,故为可治。发于阴部,其病在里,湿盛土郁,胃气上逆,必作呕吐。发于阳部,其病在表,湿旺经郁,寒气外袭,必发热而恶寒也。

黄疸十五

谷疸之病,寒热不食,食即头眩,心胸不安,久久发黄为谷疸,茵陈蒿汤主之。

谷疸之病,湿盛而感风寒,郁其营卫,则病寒热。湿土郁满,不甘饮食。食下不消,浊气上逆,即头目眩晕而心胸不安。久而谷气瘀浊,化而为热,热流膀胱,发为谷疸。茵陈蒿汤,茵陈利水而除湿,栀、黄,泻热而清烦也。

◎茵陈蒿汤六十四 方见《伤寒·太阴》

茵陈蒿汤

茵陈蒿六两栀子十四枚大黄二两

上三味,以水一斗,先煮茵陈,减六升,内二味,煮取三升,去滓,分温三服。小便当利,尿如皂角汁状,色正赤。一宿腹减,黄从小便去也。

黄疸十六

酒疸,心中懊憹,或热痛,栀子大黄汤主之。

酒疸,心中懊憹,或生热痛,全是湿热熏冲,宫城郁塞。栀子大黄汤,栀子、香豉,清热而除烦,枳实、大黄,泻满而荡瘀也。

◎栀子大黄汤六十五

栀子大黄汤

栀子十四枚 香豉一升 枳实五枚 大黄三两

上四味,以水六升,煮取四升,分温三服。

黄疸十七

黄家,日晡所发热,而反恶寒,此为女劳得之,膀胱急,少腹满,身尽黄,额上黑,足下热,因作黑疸,其腹胀如水状,大便必黑,时溏,此女劳之病,非水也,腹满者,难治。硝矾散主之。

黄家,日晡所发热,而反恶寒,此为女劳得之。缘女劳泄其肾阳,水寒土湿,乙木遏陷,不能疏泄水道。一感风邪,卫气内闭,汗尿不行,湿无泄路,瘀蒸肌肤,而发黄色。日晡土旺之时,湿盛热发而木郁阳陷,故足下常热而身反恶寒。木郁水土之内,不能上达,膀胱迫急,少腹满胀,一身尽发黄色,而寒水上逆,额上独黑。久而土负水胜,黄化而黑,因作黑疸。谷滓不从土化,而从水化,大便亦黑,时时溏泄,其腹胀,如水病之状。此系女劳之病,并非水也。腹满者,水木旺而中气败,证为难治。硝矾散,硝石清热瘀而泻木,矾石收湿淫而泻水也。

◎硝矾散六十六

硝矾散

硝石 矾石 等分,烧

上二味,为散,大麦粥汁和服方寸匕,日三服。病随大小便去,小便正黄,大便正黑,是其候也。

黄疸十八

黄疸病,茵陈五苓散主之。

黄疸病,水郁土湿,茵陈泻湿而清热,五苓利水而燥土也。

◎茵陈五苓散六十七

茵陈五苓散

茵陈蒿末五分 五苓散五分

上二味和,先食饮服方寸匕,日三服。

黄疸十九

诸黄,猪膏髮煎主之。

诸黄,湿热瘀蒸,膀胱癃闭,猪膏利水而清热,发灰泻湿而开癃也。

◎猪膏髮煎六十八

猪膏髮煎

猪膏半斤 乱髮如鸡子大三枚

上二味,和膏中煎之,发消药成,分,再服。病从小便去。

黄疸二十

诸病黄家,但利其小便。假令脉浮,当以汗解之,宜桂枝加黄芪汤主之。方在“水气”。

诸病黄家,皆由湿得,膀胱闭癃,湿无泄路,但当利其小便,以泻湿热,茵陈五苓、猪膏髮煎之法是也。假令脉浮,则湿在经络而不在脏腑,此当以汗解之,宜桂枝加黄芪汤,泻其营卫,以散湿邪也。

黄疸二十一

黄疸腹满,小便不利而赤,自汗出,此为表和里实,当下之,宜大黄硝石汤。

黄疸腹满,小便不利而赤,自汗出,此为表和里实,缘汗孔外泄,水道里瘀,湿不在经络而在脏腑,法当下之。大黄硝石汤,大黄、硝石,泻阳明之湿热,栀子、黄柏,清君相之郁火也。

◎大黄硝石汤六十九

大黄硝石汤

大黄四两 硝石四两 栀子十五枚 黄柏四两

上四味,以水六升,煮取二升,去滓,内硝石,更煮取一升,顿服。

黄疸二十二

黄疸病,小便色不变,欲自利,腹满而喘,不可除热,热除必哕,哕者,小半夏汤主之。方在“痰饮”。

黄疸病,小便清白,不变黄赤之色,兼欲自利,是脾肾寒湿而清气下陷也。腹满而喘,是肺胃寒湿而浊气上逆也。如此虽有外热,不可除也。热除土败,寒湿愈增,胃气更逆,必发哕噫。哕者,宜小半夏汤,半夏、生姜,降冲逆而止呕哕,温寒湿而行郁满也。

黄疸二十三

诸黄,腹痛而呕者,宜小柴胡汤。方在“呕吐”。

诸黄,腹痛而呕者,甲木之贼戊土,而胃气上逆也。宜小柴胡汤,柴胡、黄芩,疏甲木而泻相火,参、甘、大枣,培戊土而补中气,生姜、半夏,降逆气而止呕吐也。

男子黄,小便自利,当与虚劳小建中汤。方在“虚劳”。

此系黄本缺,依《要略》补之,以待考焉。